有人还说《亲爱的》刚上映,《失孤》接踵而至,这是题材撞车,短时间内没必要。电影市场没必要的撞车很多,比如《鸿门宴》和《王的盛宴》,但公益题材的撞车可多多益善,每年一部才好呢,直到拐卖儿童现象消失。相比《鸿门宴》和《王的盛宴》的一鸡两吃,《亲爱的》和《失孤》仅只是寻子题材相似,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故事,叙事风格和导演诉求也迥异。

《亲爱的》中黄渤、赵薇、佟大为、郝蕾、张译等众星云集,扫的是面,《失孤》里刘德华独自上路,苦寻十五载才在路上邂逅了井柏然化身的曾帅,走的是线。从主体立意上看,《亲爱的》在拐卖题材中是个异端。李红琴丈夫抱走鹏鹏的动机是因为不能生育,拐而不卖,从后程赵薇演绎的李红琴身上也可知,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当了一个被拐儿童的妈妈。《亲爱的》故事落位是情感的撕裂,走着走着就出离了评判的立场,转而寻求某种更加复杂的“和解”。相比之下,《失孤》要纯粹得多,故事结构也非常清晰。影片上来就以一个小女孩的拐买做引子,甚至还有吴君如演绎的人贩子的交易失败等细节呈现;故事上游有雷泽宽万里走单骑,寻子十五载不懈;下游还有自知被拐的青葱少年曾帅,因雷泽宽的触动踏上寻亲路。《失孤》中三个案例三种视角,将拐卖主题做实。

《亲爱的》用镜像直诉苦难,一路下来都在讲故事,并试图在鹏鹏的个案中展开伦理探讨,也正因为如此,它被一部分人追捧,同时又被一小撮严苛分子诟病。个人认为《失孤》的探索要更远些,除了有节制地呈现离散的苦难,更多的镜头都用来塑造雷泽宽这么一个悲情人物。正如雷泽宽所说,他只有走在寻子的路上才觉得对得起孩子。因此他衣衫褴褛,一脸污垢,孤独地奔徙在无尽的寻找中,寻找成为支撑他人生的唯一信仰,或说哲学。十五年的追寻,痛苦早已沉淀为他的皱纹,在这一人物身上,刘德华倾注的是某种宿命般的悲沧,而非简单而直接的痛楚。

要说表演实力,刘德华和井柏然固然不是黄渤和郝蕾的对手,充其量与赵薇和张译相当。然而《失孤》自有它一道切割阴霾的透亮,这种透亮与二位主演的颜值有一定关系,与剧情设定的亮度同样不无关联。雷泽宽的出现,让原本犹豫的曾帅终于走出了寻亲的一步。影片最后,虽然雷泽宽继续茫然而孤独地上路,他却让曾帅回到了生父母的身旁,这为故事增添不少亮度,也为寻找路上的人提了口气。此外,二人一路形同父子,个别细节处还不乏“基情”演绎,也为影片的灰霾增添几缕亮色。整体来说,影片绝望中不乏温情涌动。

《失孤》也是刘德华继《桃姐》之后,再次涉足公益文艺。有人说他这次牺牲了形象,这点我也不认同,演员天职就是为角色服务的,何况造型所能解决的形象根本不是问题。可贵的是刘德华用心良苦,一次次身体力行地推行公益题材,为了塑造失孤父亲,五十好几的人了,还这么风吹日晒一路打拼,值得称道。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