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之龙 第十四章 《 回...

追风之龙 第十四章 《 回忆》

0

夜幕降临,漫天星斗的夜空就像棋盘一样。羅斯來到 了阿爾托利亞的房間,兩人一起入浴,互相洗淨身 體後,一起泡在浴缸裏聊天。羅斯見阿爾托利亞連在洗澡 時也沒有脫下頸上的玉墜,就問道:“利亞,你一直都很 寶貝那個玉墜,從我們在中學認識時,你就一直戴著,到 底是誰送的?” “是我小時候一個很重要的朋友。” “你每次都是這樣說,我們不是好姐妹嗎?就不能告 訴我嗎?” “我會一直等他的……”阿爾托利亞有點失落地 說,“我相信他會想起來的。” “哼……”利亞這時突然想阿爾托利亞進行胸襲,“ 利亞你的胸部還是那麼大,真是淫亂。” “啊……羅斯,不要亂摸啊……”阿爾托利亞馬上推 開羅斯,雙手環抱胸部,“真是的,每次都是這樣。” “你就慢慢等那送你玉墜的王子吧,那你應該不會喜 歡上Cloud吧?”羅斯說道,“就算是好姐妹,我也不允 許你搶我的Cloud啊!” “嗯……”阿爾托利亞低下頭小聲道。 “嗯?利亞你不會喜歡上Cloud了吧,你要背叛送你 玉墜的王子嗎?” “我不會背叛他的……”阿爾托利亞說道,“我會等 他的,如果他真的忘了我的,和其他女孩結婚了,我就會 答應夏洛的求婚。” “夏洛是白騎士車隊那個很帥的貴族公子嗎?不過他 是個超級花花公子。”羅斯安慰阿爾托利亞道,“你的王 子一定會來接你的,他一定會來的,你那麼漂亮,他又怎 麼會變心呢。” “……”阿爾托利亞拿著了那塊玉墜,看著刻在上面 那條在雲間追逐著寶珠的龍,又想起了小時候和他在一起 的事…… 金發的小女孩一個人坐在窗前,她抱著一個棕色的小 熊娃娃,面無表情地望著藍天發呆。這時傳來了一個小男 孩的叫聲:“你好,你每天都會坐在這裏發呆呢。” 小女孩望了望爬在窗前大樹上的綁著短馬尾的小男 孩,她沒有向這位素不相識的小男孩搭話。小男孩又嘗試 向小女孩搭話,但小女孩依然沒有回話。 “別這樣啦,陪我聊聊天嘛……”小男孩見小女孩沒 有回答,但是他沒有放棄,“那我給你講故事吧,反正你 也閑著。”即使小女孩沒有理會他,小男孩依然在給她講 起了自己幻想的大冒險…… …… 在田野邊的一棵大樹上,小女孩在樹下哭泣著,幾個 壞心眼的小男孩搶了她的小熊娃娃,而且將小熊丟到了樹 上。小女孩沒辦法爬上樹,只能在樹下哭了起來,那幾個 壞心眼的小男孩還在嘲笑著她。 “不准你們欺負她!”這時那個綁著馬尾的小男孩跑了過來,和那幾個壞小孩打了起來,但始終一個人無法打 贏幾個人,壞小孩們打了小男孩一頓後,就跑了。 “別哭了,我幫你拿回來。”小男孩熟練地爬上樹, 幫小女孩拾回了小熊,然後慢慢地爬了下來,他笑著把小 熊遞給小女孩:“還給你,不要哭了。” “嗯……謝謝你……” …… 小男孩和小女孩在花叢中追逐著,小男孩用花編了花 環,戴在了小女孩頭上。這時在旁邊小男孩的母親拿起了 相機,為兩人照相,在按下快門前,小女孩在小男孩的臉 頰上親吻了一下…… …… “呃……無論生病,貧窮……嗯……我忘記了神父接 下來說什麼了……”一個金發的小男孩說道,他拿著聖經 站一塊大石頭上面,而綁著馬尾的小男孩和金發的小女孩 著並肩站在大石頭前面。三人正在玩婚禮遊戲,金發的小 男孩苦惱了一會,最後還是想不到神父的話語,他幹脆直 接跳到後面道向小男孩說道:“你願意娶她為你的妻子 嗎?” “是,我願意。” “那你願意嫁給他嗎?”扮演神父的小男孩又對小女 孩問道。 “是,我願意。” “那請交換戒指。” 小男孩從衣服裏拿出了易拉罐的拉壞,套在了小女孩 的無名指上…… …… 小女孩抱著小熊,在一架橋車旁依依不舍地望著小男 孩。小女孩的母親向住在鄰居小男孩的一家人告別。在要 離開時,小女孩把她經常戴著的項鏈送給了小男孩,哭了 起來,她的母親好不容易才把她哄了上車,小男孩這時追 了上去,給了她某樣東西。這時車子開動了,小男孩一 邊追著橋車,一邊大聲叫道:“我長大了一定會去接你 的!” “我永遠是你的新娘子,我會等你的!” 車子越開越快,小男孩再也追不上,他向前伸出手, 車子慢慢消失在黑暗中,他突然腳下變成一片黑暗,然後 掉進了那片黑暗中,一直向下掉下去…… “……”龍追雲在夢中醒來,他只隱若地記得夢中的 片段,在他耳邊一直回響著火車前進的聲音,他向窗外望 去,只見外面是一片綠色的海洋,那一望無際的田野十分 寬曠,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龍追雲這時和母親李揚羽一 起,乘搭火車從伯明翰出發,前往維根去探望住在英國的 外婆。龍追雲在為期兩個星期試車工作的最後一天在試車 場遇到了母親,李揚羽知道他在英國,就來到了伯明翰, 想帶龍追雲去外家拜祭已去世的外公。殷風華已經安排好 了行程,他要龍追雲代替一位受傷的車手參加日本超級GT的比賽,因為離比賽開始還有一個星期,殷風華就允許讓 龍追雲休息三天,到維根去拜祭外公。 維根,位於英格蘭西北區域大曼徹斯特郡的西北方 角,是一個很寧靜的小鎮。維根的附近有兩個大城市,曼 徹斯特和利物浦,因此交通十分方便。看過英超的人相信 也不會對曼徹斯特和利物浦感到陌生,英超的幾支勁旅都 是以這兩個城市為大本營,而維根的足球俱樂部也曾經打 進了英超。 龍追雲和母親在維根火車站下車,在車站前李揚羽的 弟弟李揚威開著一臺小型貨車接了兩人,李揚羽的母親就 和兒子一家住在這裏已經有好多年了,在維多利亞風格的 大屋前,種滿了花。 “追雲,你小時候曾在樹上摔下來,撞到了頭,在醫 院裏躺了一個月,你還記得嗎?”李揚羽問道,“你外公 在意外發生後就把那顆樹給砍了。” “……我沒什麼印象了。”龍追雲完全想不起來了。 “就是在那次意外後,我就和你爸帶著你搬到洛杉磯 住。”李揚羽回憶起以前的往事,“你好像因為那次意 外,已經完全忘記了在英國住時的記憶。” “自從那次意外後,姐姐你都沒讓追雲來英國了。” 李揚威道,“倒是我經常和爸媽去美國看你們,爸去世 後,我就把媽接來和我們一起住了。” 龍追雲跟著李揚威進屋,在大廳,李揚威的十五歲的 兒子李嘉星正在玩遊戲,李揚威的妻子瑪麗安娜正在准備 晚飯,而李揚羽年老的母親吳麗則坐在院子裏那張亡夫以 前經常坐的藤椅上乘涼。龍追雲就走到院子向外婆問好, 吳麗見到外孫來訪,十分高興,一直在問龍追雲近年來的 狀況。龍追雲回答後向外婆問起了他小時候的事,吳麗走 進了屋子,她在櫃子裏拿出了一本很久的相冊,招呼龍追 雲坐下,把相冊交給龍追雲,然後慢慢地向龍追雲說起每 張照片的故事。 “你在三歲時你媽把你帶來了英國,和我們一起 住。”吳麗指著一張老照片說道,那張照片裏,還很年輕 的李揚羽抱著三歲的龍追雲在舊屋院子裏的那棵樹下乘 涼,“揚羽那年才十九歲。” “媽媽年輕時很漂亮呢。” “這時你來到英國一個星期後,你外公幫你剪頭發的 照片。”吳麗又指著下一張照片說道,“你很不喜歡你外 公給你剪的發型,然後你就把頭發留長了。” 龍追雲在吳麗的解說下繼續翻相簿,他翻到了相冊中 間時,在照片上有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抱著小熊娃娃的 金發小女孩在花叢中親吻著年幼自己的臉頰。 “蕾娜……”龍追雲在無意識中說出了那個女孩子的名字…… “對,那個女孩子就是在你來英國住了半年後搬到 隔壁房子的,你還記得她的名字。”吳麗說道,“她叫 蕾娜·布朗,比你大一歲,是個有自閉症的孩子。” “……”龍追雲這時繼續翻相冊,之後每一頁都會 有那個小女孩的照片,她的笑容十分燦爛,根本就看不 出她有自閉症,龍追雲就問吳麗道:“外婆,你說她有 自閉症?不過她不是笑得很開心嗎?” “那是因為你的緣故。” “因為我?” “嗯……”吳麗站了起來,走到了庭院,龍追雲也 跟著她走了出去,吳麗坐下了,向龍追雲說道:“蕾娜 她搬來的時候,每天都只會坐在窗前望著天空,什麼話 也不說,她的房間就在二樓,窗戶對著我們家。聽她母 親說,是因為她最愛的哥哥和父親因意外去世令她受到 了打擊,於是她就失去了笑容,也不再說話。” “是嗎,的確對一個四歲的小女孩來說,這是個很 大的打擊。” “在院子那棵大樹,有三層樓那麼高,樹冠一直伸 展到那個房間的窗戶前。”吳麗回憶道,“追雲你小時 候很調皮,經常在那棵樹爬上爬下。你那時候每天都會 爬到樹上,去和蕾娜說話。” “……”龍追雲安靜下來聆聽外婆的話。 “你每天都會去和她說話,即使下雨,你也會撐著 傘站在樹下向那房間大聲喊。”吳麗回憶起當年龍追雲 站在樹下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你撐著傘在樹下大 叫的樣子很傻很好笑,直到有一天,你發高燒,連續三 天沒有去和蕾娜說話。在第三天晚上,蕾娜的母親帶著 蕾娜來探望你,蕾娜在那時第一次跟你說話了,也是她 在父親和哥哥的喪禮後第一次說話。” “我也記得當晚的事。”李揚羽走了過來說道,“ 蕾娜的母親在聽到蕾娜再次說話時,她哭了。” “在你病好了後,你每天都會和蕾娜出去玩,她和 你在一起玩,漸漸地變的開朗起來,也重拾了往日的笑 容。”吳麗繼續說下去,“蕾娜的母親很感謝你,蕾娜 會在照片裏有那麼燦爛的笑容,全是因為你打開了她的 心結。” “那蕾娜現在在哪裏?”龍追雲問道。 “她在七歲那年,母親改嫁了,她就跟隨著母親 搬走了。”吳麗走回屋裏,她在櫃子裏掏出了一個盒 子:“蕾娜不想和你分開,一直不舍得走,她還說自己 是你的新娘子,要永遠和你在一起,最後她把這條項鏈 送給了你,就跟著母親離開。你也把刻著你名字的玉墜 送了給她,還承諾長大後會去接她。”(未完待續)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